新三板“占资”乱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年前曾在A股市场上演的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乱象,如今发生在了挂牌总数已经逾7500家的新三板市场。最令人侧目的就是时空客董事长因挪用公司资金而自首并被立案侦查一案。此事曝光后,监管层迅速对数千家新三板公司启动了资金占用专项检查。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2日,已有逾180家公司公告承认存在违规占用资金问题。其中,至少有60家公司因此被当地证监局“点名”,一些公司甚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据悉,监管层一共列出四类属于占用资金的情形:挂牌公司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附属企业(挂牌公司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垫付工资、福利、保险、广告等费用和其他支出;代为偿还债务或承担担保而形成的债权;有偿或者无偿形成的拆借资金;有偿或者无偿拆借给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资金。

“违规占资”曾是A股市场的一颗“毒瘤”,严重影响了A股市场的诚信。可喜的是,最终在多方努力下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清欠攻坚战”,历时数年终于扫清乱象,恢复了投资者信心。

多位经历了上述A股占资“清欠攻坚战”的资深投资人对上证报表示,新三板市场目前挂牌公司数量已逾7500家,数量增长迅猛,牵涉各行各业,监管部门应以史为鉴,加强处罚力度,震慑潜在违规者,将这股不正之风扼杀在摇篮之中。

⊙记者 王炯业 李虎 ○编辑 全泽源

触目惊心

逾7500家挂牌公司的新三板市场,今年以来已发布了6000多份带有“资金占用”关键字的公告。截至6月22日,逾180家公司公告承认存在违规占用资金问题

据上证报记者系统梳理,今年以来,新三板公司已发布了6000多份带有“资金占用”关键字的公告。截至6月22日,已有逾180家公司公告承认存在违规占用资金问题。

记者梳理违规名单发现,有的公司资金被占用的金额达上亿元;有的公司资金被占用的金额虽然绝对值不高,但是占净资产的比重却较高,个别案例甚至超过了净资产;占用资金的对象往往为“自家人”,涉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家庭成员、公司高管等。

在众多“占资”案例中,时空客最为瞩目。新三板挂牌企业时空客主要经营户外广告发布媒体。5月12日,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当日接到公司董事长王恩权因占用公司资金问题到大连市公安局高新园区分局自首的通知。一周后,公司公告称,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同时,大连市公安局高新园区分局基于王恩权挪用资金案一案有犯罪事实,决定立案侦查。

王恩权到底占用了公司多少资金?据审计机构出具的资金占用情况专项意见,2015年,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恩权形成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合计1.86亿元(不含利息),占用形成原因系借款。截至2015年12月31日,王恩权占用的资金部分已归换,但仍有高达6608万元被占用。财报显示,时空客2014年主营收入2205万元,盈利17万元;2015年是亏损18万元。

时空客的最新进展是,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恩权接连被解春雨等四名原告诉至法庭,目前,公司基本户被冻结,对公司业务收付款的正常运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相比时空客被占用高达数亿元的资金,有公司被占用资金的金额虽然绝对值不高,但是占净资产的比重却较高。

以晨龙锯床为例。据审计机构出具的资金占用情况说明,2015年晨龙锯床向浙江晨龙锯床集团有限公司直接或者间接拆出资金6347万元,占用形成原因系关联方资金周转,浙江晨龙锯床集团有限公司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当年,公司还向另一个关联方浙江合一机械有限公司拆出资金1377万元,后者系公司原子公司、丁侠胜控制的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丁泽林与丁侠胜为父子关系。仅这两笔拆出资金,就已占到公司2015年末净资产5850万元的132%。

记者发现,占用资金的金额绝对值或占净资产比重较高的案例还有精雷电器、佳瑞高科等多家公司。另外,佳瑞高科、民正农牧、精雷电器等公司还因此收到了当地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或者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除上述案例中提及的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的对象还涉及实际控制人的配偶、父母、舅舅等家庭成员,以及公司的董监高等。

核查整改

5月下旬,证监会对数千家新三板公司启动了资金占用专项检查,并且要求主办券商限期反馈占资情况统计结果。面对监管趋严,不少新三板公司积极整改

随着时空客董事长丑闻被曝光,监管层已开始行动。“5月下旬,证监会对数千家新三板公司启动了资金占用专项检查。”一位主办券商人士告诉记者。据了解,在具体的操作方式上,全国股转系统公司业务部按照证监会的统一安排,于5月20日以邮件的方式向多家券商下发了要对挂牌企业资金占用情况进行专项统计的通知,并且要求将统计结果在5月23日前反馈至监管员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luntan.com/toutiao/2018/1010/6125.html